一生不当失败者:尼基·劳达去世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8

  (德国之声中文网)1979年,他曾说过这么一句话:"驾车转圈,我可受够啦!"此时,他已度过一段会让很多人不知所措的体坛人生涯:获得了一生中三次世界冠军中的两次、活过了一次可怕的事故。此后,他又很快重返一级方程式赛车驾驶舱。能如此生活的只有那个将身体和灵魂全部献给体育运动的人。因此,"驾车转圈,我可受够啦!"这句话难以让人相信。

  所有人只称"尼基"的这位安德雷亚斯·尼克劳斯·劳达(Andreas Nikolaus Lauda)需要的仍然只是 速度、竞赛、阔远、战斗。作为企业家和多家航空公司的经营者,他曾一再跌倒,又一再爬起,经历过命运的重击,却从未彻底放弃东山再起的梦想。享年70岁的这个维也纳人一生不当失败者。

  与祖父闹僵

  尼基出生在维也纳富人区波茨莱恩斯多夫(P?tzleinsdorf)的一个富庶之家。家人不愿他从事赛车业,祖父汉斯·劳达、奥地利第一银行监事会成员,阻止了第一份赞助合同。他的车手生涯开端好生艰难。为能加入一级方程式赛,他签署了一份人寿保险,为此欠债200万先令。他有一次在接受奥地利电视台采访时,会心一笑,这样谈及这一最初的债务:"或许我因此才成了这么好的车手呢!"他从未与祖父重归于好。后来,尼基·劳达对此深感遗憾。

  黄色背景下的那匹黑马

  他加入的第一个赛车队March-Ford破产。尼基被吸收进了英国B.R.M.车队,战绩极佳,被恩佐·法拉利(Enzo Ferrari)看中,力邀他加盟法拉利车队,与雷佳佐尼(Clay Regazzoni)为伍。这些意大利人,渴望成功、渴望桂冠、渴望只能属于"Scuderia Ferrari"(法拉利车队)的那种荣誉--直到今天,都是这样。米夏埃尔·舒马赫(Michael Schumacher)和塞巴斯蒂安·费特尔(Sebastian Vettel)都有资格讲述一番有关这一自信的故事、那个有一匹在黄色背景上作跳跃状的黑马徽标的故事。然而,从1964年起,来自马拉内罗(Maranello)的这些男子们未再能赢得世界冠军称号。

  这个来自维也纳的年轻人,如此自信、冷静加无畏,让他们重又有了自信。

  与蒙特泽莫罗(Luca di Montezemolo)和赛车构造师福尔希利(Mauro Forghieri)一起,尼基使法拉利更上了一层楼。1975年,车队成为赛季霸主。尼基以巨大优势成为世界冠军。一个伟大时代的开始。难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吗?

  失去头盔

  发生了:1976年8月1日。德国尼尔堡环(Nürburgring)大赛。此时,颇富个人魅力的英国人亨特(James Hunt)也成了竞争者。赛事开始前,下了雨。尼基在后来的一本书中写道,他车上右后边的纵向方向盘已有裂纹。在刚过了布赖特夏德(Breidscheid)之后的一段山路上,尼基的车撞上了一片岩墙,车子沿着赛道一路翻滚,燃起大火。

  多位赛车手试图把尼基拽出熊熊燃烧的车子。梅扎里奥(Arturo Merzario)成功地解开了他的安全带。此时,有约200公升汽油流出油箱,并已起火。事故中,尼基失去了头盔。当时,面罩还不像以后那么安全--当时,无人曾想到,头盔会掉落。

  "医生们一切都做对了"

  然后:急速送入阿登纳医院,之后,再用直升机运往位于科布伦茨(Koblenz)的联邦国防军医院,再之后,送入位于路德维希港(Ludwigshafen)的急救创伤医院。诊断结果:皮肤烧伤、肺灼伤。作为相关治疗药物使用的结果,事故后,尼基的肾功能大大降低。1997年,他弟弟弗洛里安(Florian)为他捐献了第一个肾。他以后的妻子比尔吉特(Birgit)捐了第二个肾。

  尼基后来这样回顾道:"肺是我的主要问题,不过,医生们一切都做对了,因此,我得以重返。"而他又是怎样重返的!42天后,劳达又坐了在法拉利车里。当时,意大利人已找到了一名替换。这对那位奥地利人不啻一剂强心针。在蒙扎(In Monza),尼基排名第四。竞争对手斯特瓦特(Jackie Stewart)说,"事故后,他的重返是我平生所见的最富勇气的行为。"

  然后呢?1977年,第二次荣膺世界冠军;与恩佐·法拉利分手;1977年退出法拉利车队;成立劳达航空公司;1982年,重返一级方程式赛,加入迈凯伦车队;两年后,又一次获得世界冠军,并使同队战友和竞争对手阿兰·普鲁斯特(Alain Prost)黯然失色。不过,当尼基于1985年彻底停赛时,普鲁斯特已然独占鳌头,教尼基徒唤奈何。

  光这一体育生涯就足以画就一幅充满光彩细节的肖像。至于他后来的生活,《法兰克福汇报》经济版曾发表过一篇报道,题为《不倦的飞行者》。一位体育明星转变成了一名拥有飞行许可证的企业家。虽并不总成功,但即使在这个领域,他也是一名幸存战略的大师。就在这里,一次令人刻骨铭心的经历改变了尼基的生活。

  坠落泰国

  1991年月26日,劳达航空公司004班机从曼谷飞往维也纳。在陡然上升阶段,这架波音767客机的左引擎自动转到了推力反向器机制,导致飞机坠落于泰国境内,223人罹难。以后,调查结果显示,事故是由一设计错误的阀门引起。尼基表示,对他来说,这一坠机事故比他自己曾遭遇的那次事故更严重。戴着那顶早已成为他个人标志的红帽子,这位航空公司头头匆匆赶赴事故地点,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那些赶热闹的人急猴猴地寻找罹难者们的财物。他说,"那是我永远不会忘却的场景。"

  比利时赛车手伊克斯(Jacky Ickx)说,"无论如何,尼基是个生还者。"作为体育同行,尼基一度比他更成功,并因其出色知识,成了RTL的得到高度赞扬的电视解说人。他把自己的经验用在了佩饰银箭标徽的梅赛德斯车队上,在看管人劳达的吉星照耀下,梅赛德斯车队成长为世界冠军队伍。伊克斯说,"他仍在这里,而这就是一种成功。"

  在维也纳接受肺移植手术

  2018年夏,健康状况受挫:尼基必须接受肺移植手术。从这次大手术中,他恢复非常缓慢。因患流感,今年1月,他不得不再度入院。

  2月22日,在他70周岁生日之际,尼基还通过奥地利电台简短致辞,向对他的生日祝愿致谢。他说,"我还会回来的,正在全面康复中。"他未能如愿。2019年5月20日,安德雷亚斯·尼克劳斯·劳达与世长辞,留下妻子和5个孩子。